Riki_凌姬_

MAMO病♡佐藤流司♡冲田组是我的宝物♡刀男LL全职阴阳师♡沉迷刀音刀舞//微博@大和守先生家的加州凌姬- //感谢关注,想和你一起见证我的成长。

【想成为温柔的人。】

【刀剑乱舞】安定极化贺文

♢超短,字数超少

一大早清光拿着政府传来的密件走进审神者房间,意外的审神者已经起身了。

“主公,有密件,是新的修行名单?”

“嗯,有安定哦,清光。”盯着文件很久审神者才放下文件,“他可能越来越像冲田君了。”

“主公,你会送安定出去吗?”清光问。

对于这个问题审神者只是轻笑了一下:“当然,虽然安定有时候有点冲动有点不顾后果,但是有时候又特别细心特别温柔,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呢。”

“可是隔壁的审……”

“清光,我信他,我想你应该也一样。”

窗外沙拉沙拉的落叶声中断了两个人的对话,清光想再说些什么却在审神者的微笑里咽了回去,走到门外道了别才回房通知安定去见审神者。

清光看着安定离开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极化吗……

“安定,由政府传来的新极化密件你在里面。虽说修行的机会是无比难得的,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你愿意去吗?”

“会见到他吗?冲田君。”

审神者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理论来说,会。”

安定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公,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没有像刚来时候那样张口闭口想见冲田君了,相反的,倒是经常和清光讨论主公的事情。会让她为难或者放心不下的事情他会尽量不去做,究竟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生对他们来说这么重要了呢。

“我不……”

“啊啊,安定,你真的是一个笨蛋。”审神者卷起报告往安定头上就是一敲,“给我去修行听到没,虽然说询问你的答案我可没说要按你的答案做。”

“其实,我觉得修行给你们一个和原主见面的机会也挺好的,毕竟出阵的时候我都没让你们接触他们。去见见他吧,如果你舍不得回来我揪也会把你揪回来的。”

“主公……谢谢你。”

我等着你变强后平安的回来。

【先疯狂奶一口剪影是安定】
【安定的极化可能也会和原主见面吧,看到那时候的冲田君安定可能还是会选择保护历史吧,最多会任性的请求在他身边待到最后一刻,然后挺直腰杆坚强的走回本丸。】
【他们都是好孩子QAQ每天都忍不住夸刀刀】

【刀剑乱舞】别走


“啊,你是这家的孩子吗?”少女忍不住蹲下身轻轻推了推坐在门口睡着却又浑身是伤的萤丸。

“主公,你回来……啊,不是啊。”

“你怎么不去手入呢?”

“本丸没有资源了,我修起来太贵了。”

看着娇小的大太刀说着这句话,少女突然心揪的一痛。

“你的主公呢?”

“前几天拿资源去锻新伙伴都失败后就离开了。”

少女把萤丸扶起来:“还走的动吗?不介意的话带上受伤的伙伴来我这吧,我帮你们手入。”

——

“我回来了。”少女看见门口守着的付丧神轻笑着。

“主公欢迎回来,啊,这是怎么了?”

“长谷部君麻烦准备一下手入资源和材料,把他们带去手入室吧,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是。”

清光给受伤的刀剑让开路,凝视了一下他们的背影,走到审神者身边:“主公…这…”

“被抛弃的本丸…吧…”

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路上听到一些审神者提到的这个本丸特意绕个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会这么心疼甚至还把他们带了回来。

难道是我和她太像了吗?

“主公你说什么?”

竟然不小心说了出来,审神者摇摇头,不顾清光抗议揉了把清光的头发:“不和你说了,我得去换衣服了。”

“那你千万别突然消失…”

审神者顿了一下:“不会的。”

——

材料充足的情况下,修理还是很快的。少女耗了些灵力,闭着眼靠在手入室外的墙上,萤丸一推开门就看到了这一幕。

“啊,你醒了。来,坐在这吧。”少女听到动静睁开眼,随即笑着拍了拍身边。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事的。”

“你们家也是缺了三个伙伴吗?”萤丸突然问。

“是啊,他们一直不来。”

“你不会感到气愤或者暴躁吗?”

“一开始会,就是觉得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够好,明明也很努力去那个时空寻找,明明资源也用了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不行。”女生抬起手在萤丸头上揉了揉,“我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消沉了一段时间,每天本丸孩子把餐盘端到门口,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看见我吃完了后会很开心。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自己这个行为让他们有多紧张,多害怕。本丸的孩子没有错,他们努力去战斗,努力把资源带回来,他们自己尽了全力,我做不到否认他们然后扔下他们离开。”

“真好啊……”

“你们主公会回来的,毕竟这里和现世不一样,这里相对于现世真的舒服太多太多了。”

吃过晚饭,修理的刀剑道过谢便离开了。清光安定长谷部陪着少女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难得的三日月也出来了。

“主公很在意那些孩子?”三日月说。

“嗯,因为想想当时我差点就让你们和他们一样了,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不想走,我想陪着你们,只要告诉自己新伙伴来不来都是迟早的事情,感觉就舒服多了。”

【♢这篇文大概就是脑袋里想到啥就写了啥,这段时间真的说不出来,可能是真的新阿官之后非得有点绝望,锻不出来肝不出来。以前肝的时候觉得快快快下次王点一定会出货,现在是仿佛打开游戏都知道结局,心境真的变了好多。看到很多人出货,别人对你说肯定是你不努力,可是我觉得我努力了我也肝了,但是它们就是不来。我有时候手点在了卸载但是又下不去手,本丸的孩子没有错,我想陪着他们,我还没看到冲田组极化…】

终于有第四个六星了!以及辉夜姬终于出生了!和茨手手一样的50天啊(つД`)感觉自己好久没写文了

终于我也有荒了,连连守空房好久好久了QWQ

【阴阳师】最长情的陪伴『一篇完』


*全文无cp
*吸血姬视角
*请珍惜周围同伴,也许他们真的有一天,和你说完他累了,然后那个灰色头像就再也没亮起来
.

“听说了吗?阴阳师大人又有朋友离开这里了。”
.
.
阴阳师的眼睛有点红,坐在长廊发着呆看着这个看了很久很久的天空。晴明神乐都坐在她边上上,博雅靠坐在她背后的房门上,三个人盯着她相对无言。

“吸血姬姐姐,你说阴阳师大人会不会也不要我们啊…”山兔在角落小声地问着和雪女一个时期的式神。

那双金色的竖瞳有点复杂地看着女生的背影,摇摇头:“我不知道。”
.
.

最开始的时候,寮里只有雪女,三尾狐和她,那时候也只有晴明一个人而已,阴阳师也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每天带着他们几个去没头脑的打本过图,然后笑嘻嘻的把成果递给她们。看着防御生命御魂明知道不适合还是把它们穿在了身上,然后那个女生就会很开心的笑出来。

过了好些日子她才知道该怎么养寮里的式神,该怎么给他们搭配御魂,那时候寮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也有了新的主力,三尾狐已经没有跟她出去过了,雪女停留在四星。

可是她却还被阴阳师每天带出去,和后来来的姑获鸟一起扛起寮里的战斗,每天阴阳师会回到寮里和新式神夸她们,新式神有些也会扯着她的袖子问可不可以教教他们,她笑着揉揉他们的头说,都是阴阳师厉害她们才会这么厉害。

寮里第一个六星是姑获鸟的,升星前一天阴阳师还一脸愧疚跑到她房里说对不起,最开始的时候她说第一个六星一定是我们亲闺女吸血姬的,那时候周围的式神一脸羡慕。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这么做的阴阳师是理智的,如果第一个六星给了她,那么之后的路会艰难很多。

五星满级后她就很久没有和阴阳师出去了,那段时间她在寮里时不时去看看各个房间的新式神,还会去结界里看看新人有没有胡闹打架。后来没多久椒图山兔座敷桃花都成长地快和她一样强了。

突然有一天阴阳师朝她伸出手说,在家待着是不是很无聊?我们去给妖刀打新衣服回来吧。那一天她带着除了桃花都是四星的式神打过了第十层,妖刀姬看到她递过来的新衣服轻轻地抱了下她说了声谢谢。

姑获鸟六星之后没几天阴阳师就捧着五个达摩悄悄塞给了她,同时塞给她的还有一套满暴击的新御魂,女生说,我答应过你的,迟到了。那是寮里最好的御魂,她看得出来,许久没感觉到的鼻子酸,轻轻揉了揉女生眼下的黑眼圈,谢谢,你已经很努力了。

每天阴阳师都去商店溜达看有没有她的新衣服,每次都是失落的回来了

她真的不在乎她有没有新衣服,她只是希望阴阳师能一直陪着她们,仅此而已。
.
.
阴阳师突然站了起来,晴明神乐博雅吓得也站了起来。

“我想好了。”女生说,“我还要继续陪着你们,虽然我很懒了,甚至这么久桃花和小小黑还没有六星,我一点点去乞讨来的茨木还没有成型,肯为了我来到这里的你们我还没有把你们养好,我怎么能够离开。”

“太好了!”山兔骑着山蛙一下子扑进了阴阳师怀里,“您不会走真是太好了。”

阴阳师抬头看着三位陪着她很久的阴阳师,笑道:“之后你们又要陪我辛苦了。”

“不辛苦。”他们摇摇头。

也许有一天真的会不得不离开他们,也许有一天她终会背弃说要一路陪着他们的话,但是起码现在,这个时间点的她,还想和寮里的式神一起努力。

有的时候不禁想,能认识他们,他们愿意跟随我来我的寮里,真的太幸运了。
.
.
.
【昨天魂十固定队友和我说他累了,想退坑了。就觉得有点难过啊,从入坑到现在二百多天周围走了很多人,我也不知道我在倔强什么,但是我就是舍不得这些孩子。一直陪着我的吸血姬,一路带着狗粮的姑姑,逐渐成型反击流,每天都忍不住想夸夸亲女儿,觉得就这样就可以很开心了。】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 6(终)

自从上次月下姬从现世回来还受伤了,整个本丸都炸开了锅,每天让她好吃好睡不让她干一点活,去哪都行去现世见人类就算了。

“主公,请不要去现世了,真的是太危险了!”付丧神们一个个都很严肃的说着。

“是是是,我也没什么需要去现世的了。”月下姬无奈的挨个揉了揉面前人的头发,“伤都差不多好了,别太担心了嘛。”

清光皱着眉头的抬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月下姬颈上不是很明显的一条印子:“女孩子的身上怎么能留疤呢。”

本来想说没关系自己不在意的,可是看着清光的表情就是忍不住抱了抱他:“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会有下次了。”


……

“你是吸血鬼吧……”头顶传来颤巍巍的声音,“你是那个老人收养的那个怪物小孩吧……”

月下姬愣了一会抬起头看着花店老板娘:“我……”
“我是。”她说。

“虽然感觉你不是坏孩子,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来了。邻居们也都知道了,我……”

“那我再买这一次可以吗?”

老板娘看了她很久,点了点头,月下姬道了声谢便抱着花离去了。

“人又怎么样,怪物又怎么样,有时候人还没她们真心。”望着远去的背影老板娘不禁叹息。

“婆婆,我又来了呢。”

“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呢?这一年发生了真多事呢。”

“婆婆你信不信来生啊,说不准以后我还能碰到转世的你呢。”

“不会让人伤害你睡觉的地方哦,如果有的话可能要用命换呢。”

月下姬说完最后一句话莞尔笑了,起身清扫了一下墓周围才离开。躲在树后原本一脸得逞的男人听完最后一句话突然就一背冷汗,他觉得月下姬什么都知道,包括他表面和老人闹翻,他想救回未婚妻,包括他告诉众人她是吸血鬼。她都知道……!


……

月下姬开始在本丸里圈了一块地种花,经常会跑去和烛台切长谷部歌仙讨论怎么把花养好。

之后每年月下姬还是会在梅雨季节悄悄溜出去现世一天,本丸的付丧神也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道。回来的时候月下姬还会去万事屋买些金平糖回来,短刀们这时候就会超级开心。

“主公,清水大人来了呢,现在在会客厅里。”乱嘻嘻地接过金平糖,“清水大人也给我们买了金平糖呢。”

“知道了哦,你们先去玩吧,今天出阵远征内番都辛苦了。”


……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今天有事出了趟门。”

“没事,你本丸的孩子十分热情呢。”清水无奈的望了一桌的点心和茶,怕他会冷还点了暖炉。

“这次来,是有是什么事吗?”

“嗯,我辞了审神者的工作。”

“辞了?”

“嗯,我找了一个新的审神者接手,她很爱付丧神,一定会成为好主人。”清水轻抿了一口茶,“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月下姬惊地站起来:“为什么时间不多了?是因为跨越时空吗!”

“你知道了。”清水不自觉摸了摸脸上的疤。

“你这个笨蛋,这双眼睛这个熟悉的感觉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月下姬闷闷地回话,“原来的历史可以和我讲讲吗。”

“你送人类进暗堕本丸后受不了哀求一心软把人抢出来了,确实也很像你干的事。这个做法违背了禁令,之后你应该猜得到了。”

“所以这次你才提前告诉我后果,并且找来了政府的人监督,就是为了提醒我。”

“为了我值得吗?”月下姬反问。

“没什么不值得,除了你,有谁值得我去保护?”

月下姬突然就觉得喉咙哽着什么东西,任对面的人抱住她拍拍她的背,气不过的锤了一下那人胸口:“笨蛋清光,笨蛋清光!”他没说话听着月下姬哭着骂他只是抱得更紧了。

他逃出来的时候就决定了要回去,要拦住这段历史的发生,要保护这个女生。之后会发生什么都是他来承担,不会牵扯到这个时间段的人和事,包括在这里的加州清光。

“我一直没说过,其实是你救了我才对。那时候的加州清光如果不是你带回来,笑着过来抱着我,开心的家人家人的喊,也许我还会否定很久自己的存在。自己是被需要的吗是被爱着的吗,你早就告诉了我答案。”清水把头埋在少女颈边用力呼吸了一下,“主公,我要走了。”

“路上…小心…”

“不要难过,加州清光一直在你身边呢,这个时间上的他也和我一样深深爱着主公。”

“我知道我知道……”

月下姬闭上眼,感觉抱着自己的身体逐渐的失去实感,突然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付丧神们表情复杂地站在门外听着之前的对话,也听到女生的泣不成声,等到她哭累了清光才轻轻推开门抱她回了房间。

“清光,不要走…”月下姬扯住清光的袖口,后者轻轻揉了揉月下姬哭红的眼:“我不走,我会一直陪着你。”


……

“你们审神者去扫墓了吗?”

那位审神者来的时候刚好只有清光在大门边上杵着,听到这句话不由地盯着脸看了很久。

“你…”突然清光像是释然了一般的笑了,“是啊。”

“这么坦荡的告诉我不怕我找她麻烦吗?”清水也跟着笑了笑。

“你看着她的时候和我一样,你不会害她。”

“你们喜欢她吗?”

面对这句话,清光眼神异常的坚定:“是爱着,除了她没有人值得我们去如此地保护。”

单是喜欢怎么够表达,不止是他,大家都深爱着主公啊。
.
.
.
.
【难得的我又写完了一篇文,有小小的虐一下,依然感谢宝贝们看完了,最爱清光了最爱冲田组了,他们是我的宝贝啊。】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 5


现世的夜意外的有些冷,月下姬恍惚地摸了下胳膊,无奈的笑了下,明明自己更冷。

“你来了。”
“嗯,走吧。”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色突然像被切开似得,和前一秒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老人惊恐的回了下头。

“这里开始,就不是现世了。”

巷子口带着面具的人微倾身子:“审神者大人,这次送入行动需要由政府全程监督。”月下姬点了点头,便推着轮椅跟上了那个人。

“这位是这次负责监督的大人。”

月下姬愣了一下,朝站在本丸门口的人笑了一下,那人也回了一个微笑:“又见面了。”

“嗯。”

“加强封印的结界,开门。”那人说。

仅仅透过门看向里面,月下姬就觉得十分不舒服。荒芜,就是这种感觉,从草地到树,再到本丸里的天空。

“到这里,你已经没办法后悔了。”   “回不去了。”

月下姬推着轮椅踏进了那个本丸,刚踏进去便狠推开了轮椅,脚尖一转堪堪躲过了刺过来的刀。老人依然一脸惊恐的,死死抓着轮椅把子。

“诶,有人来了呢。”
“要夺走我们的主公吗?那可不行呢。”

面对聚过来的付丧神月下姬表情没有变化,只是轻轻的笑了:“夺走你们主公这种事情太累了,我只是答应你们主公的母亲送她进来陪她而已。”

许是听懂了,付丧神把本体都收了起来,对着长廊喊了一句:“主公,你母亲来看你了哦。”

绝望和崩溃,应该就是现在老人的状态。顺着付丧神的目光看过去,就连月下姬也有些惊讶,那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人形了,目光呆滞,瘦到只剩衣服包着骨头,靠在付丧神身上,麻木地张着嘴任他喂着碗里的东西。

“女儿啊!女儿!月下姬我求求你,求求你带我们出去。”

“从踏进这个世界开始,没有灵力的人类就再也出不去的,你女儿也是。”

月下姬转身准备出去,一把刀就顶到了喉咙,甚至已经割破了皮肤。

“审神者大人!”

“你竟然可以走路。”月下姬淡淡的瞥了一眼背后的人类。

“带我和女儿出去,银制品可是你们的天敌吧。”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带我们出……”

银制的刀落在地上发出很清脆的声音,药研接住被打晕的老人:“赶紧出去吧,我们这里早就没有可以包扎的药品了。”

“谢谢。”

月下姬是被那个负责的人送回本丸的,他摸了摸月下姬脖子上的绷带:“伤口没有自动愈合呢。”

“也许银制品真的克我们吧,其实我也不清楚。”月下姬也算是仔细看了看那个人,上次他找来本丸的时候并没有很放在心上,胡渣满满的,脸上也有挺大面积的疤,但是红色的眼睛里却很温柔,“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喊我清水便好。”

“这个名字发音很亲切呢。”月下姬笑道。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 4


难得的自然醒,望了眼窗外蒙蒙的小雨。

啊呀,又到这个季节了啊。

“主公,醒了吗?”

“我醒了哦。”

“打扰了。”清光轻轻推开门又关好,“今天是那个日子。”

“我知道。”月下姬不自觉又瞥向窗外,“又到了这个日子。”

清光自然的拿起梳子,并不是梳成日常的马尾样子,月下姬的长发被梳高盘好,别上黑色的花。

“早饭我有端进来,主公换好衣服吃的话温度会刚好。那我先回避一下。”

“呐,清光。”

付丧神不解的回头,却立马转过去了。少女温柔的笑着对他说:“这么多年辛苦了。”

“才,才不辛苦,你快换衣服吧,我先走了哦。”清光“唰”地打开纸门,逃样的跑了。

那一整天,清光都不在状态,时不时笑一下,有小短刀躲在远处问其他付丧神他怎么了。

大概是有种女儿长大的感觉吧。歌仙笑道。

刚来这的时候,本丸确实该有的都有,可是清光完全没自己做过饭,月下姬也从来没进过厨房,两个人对着面前的东西一脸茫然。最后还是清光咬咬牙把月下姬放在厨房门外自己挽起袖子冲进去,至于那东西什么味,清光可不想回味。

后来紧接着来的伙伴也都是短刀,直到堀川歌仙来了,本丸的伙食才走向正轨。


……

现世仿佛没受到梅雨季节的影响,太阳照在身上意外的舒服。

“今天我还在和我家那位说你可能要来,这次也是你代替母亲来吗?你和你母亲真像呢。”

“是啊,母亲身体还是没有好啊…”月下姬接过花摇了摇头。

“那次真是吓到我了,咳成那个样子,真是可惜了,那么年轻就染上恶疾。”花店老板不自觉叹了口气,“一个人很辛苦吧。”

这老板确实也是好人,月下姬从很多年前就在这里买花,每年都有把自己伪装的再成熟一点,中途也有假装自己病的很重,第二年自己又以女儿的身份过来买花。那时候她还带她去墓地,说一个孩子路上被人骗走了怎么办。

她也一年比一年老了。月下姬看在眼里。

“婆婆,我现在过得很好,也有很多家人了,他们每天都很活泼很闹腾,家里热热闹闹的超级开心呢。”

“婆婆,你也要好好的,听说人类是会有来生的,也许我们还能见面哦。”

“婆婆,谢谢你。”月下姬喃喃着。

月下姬直起身刚踏出一步又收回转过身:“好久不见。”

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帮她推着轮椅。

“终于碰到你了,真是神奇呢,这么多年你竟然还这么年轻。”

“我啊,都这么老了。”老人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皱起的皮肤。

“当年对不起了,我太莽撞了,毕竟那时候母亲过世……。”

月下姬很安静的看着她说话,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你有事要求我?”

一瞬间老人表情就不自然了:“听说你是审神者?”
“是。”

“那你可不可以帮帮我的女儿?!我就,就她一个女儿,她突然说要去当一年审神者,一年后会有好多好多钱,我当时也是昏了头竟然让她去了,现在都一年半了,连点消息都没有。”老人激动的差点咬到舌头,“我就她一个女儿,我也和母亲一样老来得女,我不能失去她啊……”

月下姬摇摇头:“我救不了她,她接手的是暗堕本丸,一年没能走出来的都死了,或者都已经没有人样了。”

“不…不可能,你们都骗我!!!”

推着轮椅的男人表情有些不耐烦。“就这样吧,未婚妻都死了,解除婚约吧。”男人说着放开轮椅就走了。

“不!!你回来!!我女儿还没死你回来!!”
老人整个人呆愣愣的。

真是可怜啊,月下姬走过去扶着轮椅:“我送你回去吧。”

“我女儿真的回不来了吗?”

“嗯。”

“那我能去陪她吗?我老伴也早就死了,女儿也没了,不如去陪她。”

月下姬抬头看了眼刺眼的太阳:“我帮你去问下吧,可以的话过些日子我来接你,那里可没有这么好看的太阳。”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3


“那个…我能和你们一起玩吗…”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靠近一群玩弹珠的孩子。

“才不要,你个怪物。”一个小男孩拿起手里的弹珠狠狠砸向小女孩。

“我不是怪物……”小女孩弱弱的说。

“你和我们长得不一样,耳朵是尖的,眼睛也是红色的,真恶心。”

有的小孩子捡起石头砸了过来。好疼啊,小女孩转身跑进了公园边上的树林里,后面的孩子还笑她跑了,说怪物怕疼。

“你们怎么都可以这样。”突然传来一声有点严肃的声音,“快和那孩子道歉。”

“妈妈说那个人是怪物,没人要的怪物,我们才不会和怪物道歉。”小男孩无所谓的吐了吐舌头。

“你们啊……”老人叹了口气走进树林,“孩子,你在吗?”

小女孩没有吭声,悄悄地从树后探出一点头,老人走过去,刚抬起手小女孩就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并不是疼痛,而是被轻轻的揉了揉头发。

老人用手帕把额头的血擦干净,看着擦干净的额头有点惊讶。

“我的伤口恢复的很快…”

“那很厉害啊。”老人笑得十分慈祥,“孩子你没地方去吗?”

小女孩点点头。

“正好我也是一个老人家住,挺寂寞的,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住?”

小女孩迟疑了很久:“可以吗?”

“当然可以。”


……

一到家,老人就把她带去了浴室,接好热水让她先泡着她去给她拿衣服,马上就来教她该怎么用这些东西。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呢?”老人问。

女孩摇了摇头。

“那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呢?”

“月亮!月亮超级美的,每天晚上一抬头就能看见。”

“那就叫月下姬怎么样?月亮下的公主哦。”

听到这里女孩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

【“小月下,喜欢读书吗?”
“喜欢。”】
【“月下姬这三个字是这么写的。”】
【“筷子是这么用的哦。”
“这样吗?”
“嗯,对,小月下超级棒。”】
【“这些做的超级好啊!不愧是小月下。”】


……

“母亲都是收留了你才会死掉,你一定带着不详,都是你!你不配住在这个房子里,你出去!滚!”

有一天老人突然很晚都没起来,月下姬吓坏了推开老人房间的门,发现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月下姬凭着印象拨通了老人一直念叨的不孝女的电话,就一下子,那个女人就来了,扑在老人床边哭了起来,然后开始指着月下姬大声骂起来。

“婆婆不会再起来了吗?”

“你滚出去!!”

“至少让婆婆躺在温暖的地方…”

女人把月下姬推搡出大房子,狠狠地关上了门,周围的邻居也是站在女儿那边对她议论纷纷,并没有人觉得她可怜。

之后她有躲在不远处看着,看着那个女人进进出出房子,看着房子上也挂上了白色的花,看着老人被人装进一个木头匣子里还盖上了盖子,送去了很远的地方。

死亡。这是月下姬第一次对这个词有感觉。

也是游荡了很久后,她看见了一只很奇怪的小狐狸,它一直在看着两边的路人,然后还会偶尔摇摇头。

“你在找人吗?”月下姬走过去蹲下问小狐狸。

小狐狸突然就扑了过来,甚至还会说话:“你的力量很强大,愿不愿意用你的力量创建一个只属于你的本丸?”

“本丸是什么?”

“嗯……”小狐狸好像被难住了,“大概就是,人类家一样的地方。”

“家吗?那会有家人吗?”

“会有很多很多哦。”

月下姬跟着小狐狸走到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有很多看不懂的仪器,甚至让她先选择一位家人。

就他了。月下姬毫不犹豫的就做了选择。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2

◎全员向,婶婶有名字
◎有暗堕本丸存在
◎每天处于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我要说啥的状态(一时语塞.jpg)

月下姬挪到本丸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本丸外围的树林也是十分安静,偶尔还能听到一些鸟叫。

月光也很美啊…

揉了揉略胀的脑袋,手刚放上门把就叹了口气,不出意外的推开门看见坐在长廊的付丧神。

“清光,我回来了哦。”

“也亏你还能走回来。”清光伸手扶住少女晃悠悠的身体。

“会议结束突然说留下来开宴会什么的,完全不能理解嘛。还有哦…”闭上眼睛后就完全不想睁开,然后还想说些什么,嗯…想说什么来着。


……

“那些新人一边灌我酒一边还说前辈你的脸很红啊你是不是醉了,看出我不怎么会喝酒竟然还劝酒,哇,真的太猖狂了!”

月下姬一觉睡到了下午,眨巴眨巴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想起了昨晚的事,一坐在桌子前就开始对付丧神们发牢骚,然后角落传来很轻的笑声。

“清光你以为你笑声小我就听不到吗?”

清光抬手挡住了表情却还是没忍住笑出来:“哈哈哈抱歉抱歉。”

“加州先生你这样会被主人拖去手合室的。”三日月抿了口茶笑道。

“清光可不一定打得过主公啊。”安定附和了一句。

闹归闹,月下姬在脑子里快速整理了昨天的记忆,抬手敲了下自己的脑袋,想到被灌酒就头疼啊:“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啊。”

“不对劲?”

“嗯…说不出来,有些审神者一开始还嚷嚷着自己本丸很烦人还有讨论自己杂七杂八的话,后来好像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了。”

“会不会是醉了的错觉呢?”

“啊,也有可能吧。”

会是错觉吗?虽然月下姬是很相信自己的记忆力的,可是这次她确实没有太清晰的醉了后的记忆。

“主公,有一位审神者找你哦。”乱藤四郎从门外探出头,“可是他说不喜欢房间,就直接坐在池塘对面的长廊那里了。”

“找我的吗?那我先过去,等会就麻烦你们收拾下啦。”
“是。”

本丸里的樱花也都开了,长廊上都有飘进来点花瓣。坐在长廊上的背影陌生的很,好像在盯着樱花树发呆。

“你这本丸管理的真不错。”那人说。

“你喜欢樱花?”

“嗯,我妹妹也喜欢。”

月下姬很随意的坐下,不自觉的晃了晃腿:“我想我不认识你,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呢。”

“昨天的宴会,你有什么想法吗?”

见月下姬一直没有出声,那人就轻声笑了一下:“别这么警惕啊,我在你本丸里还能干出什么事吗。”

“今天一觉醒来记忆模模糊糊的,刚刚我有去其他本丸拜访,审神者在家的并不多,有些付丧神甚至很久都没见过自己的主公,在家的却都和我一样,所以我隐隐约约感觉应该是有什么瞒着就职者。”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月下姬问。

“明明不是人类,却总是觉得你像个人类。应该遇到过好人吧。”

说完这话那人便起身揉了下月下姬的头发:“要时刻记住那几条禁令。”然后他就转身走了。

真是奇怪的人,还自顾自地说着些奇怪的话,完全听不懂。月下姬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