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i_凌姬_

MAMO病♡佐藤流司♡冲田组是我的宝物♡刀男LL全职阴阳师♡沉迷刀音刀舞//微博@大和守先生家的加州凌姬- //感谢关注,想和你一起见证我的成长。

【想成为温柔的人。】

《流年不染浅如蓝:Part 1》

那年,我还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中考成绩说好不好,说差吧,又有那么一点突出。

那年,一到冬天裹着厚厚的棉袄在取暖器前不愿挪动半分,到了夏天又无力趴床边开了空调还要吹电扇。

那年,没什么特别坚定的目标,就是放学时逛逛音像店,然后再去书店呆上个半个小时。放假也就是抱着电脑听着歌猛敲键盘,写着那些倾倒了时光的爱情,兵荒马乱的青春哀歌,写着不同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

那年,我想着我要当作家。当然还想过别的,想过许多,幻想过无数种可能。直到她走进我的生命,一切又开始悄悄改变。

那年S市的夏天比往常还热,走在路上都觉得面前的东西在扭曲的晃动。

暑假前,我答应了责编要完成一个长篇,所以又开始了每天在家与图书馆中两点一线的生活。

图书馆的空调坏了好久了,也许是平时没什么人,也就没来修。每天为了抢占风力最强的位置,一大早就要奔向图书馆。

其实那里人很少,一个人霸占一个桌子还有多,整个图书馆只听得到身后电扇转动的声音。

关于我,我妈只用了一句话形容:成天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写小说就整一鸡血打过量了的精神振奋。

我写文章时喜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吵闹的环境让我不能很好的集中精力。

“你是阿辰?”

一个很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不禁皱起了眉,可抬起头时我一点火气也没有了。

她长着一张很乖巧的脸,眼睛很大很黑,皮肤也很白,瓜子脸。还有着一头我羡慕已久的长发,柔顺的搭在肩上。

我问:“你找我?”
“嗯。”

我放下笔,合上笔记本,认真地等待她的后文。

“我叫蓝浅。”她一笑脸上就会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很随意地在我对面坐下。

“我在这个图书馆打工,你是小说家吧?你写的小说我看过哟,不过心理活动能更加细腻就好了。跟你说哦,一开始我还以为阿辰是男生,文笔潇洒得简直不像女生。”她说。

我笑着:“很多人都这么说。”

她挠了挠脸颊:“说起来有件事挺不好意思的,有时候你去找书时我会好奇的看一下你的文章。”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

“至于怎么知道你是阿辰,是我没有见过谁的文字像你那样……”她微微蹙眉,仿佛在思考用什么形容词。

“寂寞?”我接过了她的话。

“不,是很励志。”

我一愣,她竟是第一个这么形容的人,大概是第一个看出我真正想表达的东西的人,突然笑了出来着向她伸出手:“重新认识下,我叫安辰。”

蓝浅回握住我的手,笑的十分灿烂:“我感到万分荣幸。”

然后,我就这样的有了一个朋友。

那年,我十五岁,她十六。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