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i_凌姬_

MAMO病♡佐藤流司♡冲田组是我的宝物♡刀男LL全职阴阳师♡沉迷刀音刀舞//微博@大和守先生家的加州凌姬- //感谢关注,想和你一起见证我的成长。

【想成为温柔的人。】

【刀剑乱舞】彼此最爱的人


设定:最近婶婶沉迷刀音,总是半夜不睡觉prprpr手机,终于有一天被夜袭抓住了x
其实是一周年贺文(虽然因为懒晚了一天/士下座
偏安定x婶,OOC有

.
一放寒假,审神者就立马跑回了本丸长住,终于有理由天天见到家里活泼的孩子,而且这里也不会冷。然后就是每天晚上她房间的灯亮到非常晚也没有人说她,早上也可以特别晚起床。

总之就是,超自由!

“主公每天那么晚睡没关系吗?”长谷部忍不住又瞅了眼快中午还没打开的房门。

【啊,卧槽,清光天使的飞吻,我要窒息躺平升天了。】
【啊啊啊,安定定超可爱!!!】

安定想起来晚上偶尔在主公门前经过听到的声音,抓了下头发:“大概…没事吧?”

“不过也确实太晚了。”安定看了看日头小声喃喃了句,轻敲了主公的门,“打扰了。”

“……”

真的,乱的不忍直视。

地上乱扔着很多小说漫画,封面的人都很眼熟啊…还有自己的抱枕和挂件。

抬腿直接走到这些东西中间裹着被子的长条物体,掀开了一个角:“主公,该吃午饭了,快起床啊。”

“啊,安定啊,困不困?一起睡啊…”审神者挣扎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迷迷糊糊的抱住身边的人又倒了下去。

女生的脑袋正好埋在他胸口,这个姿势安定躺在审神者边上动又不敢动催又不好催,还得认命的给她盖好被子。

“所以这就是你们直到晚上才来吃饭的理由吗!”

“长谷部君,我错了!”审神者标准的士下座。

烛台切端着菜走过来,笑着看向假装一脸生气的长谷部:“主公别在意,长谷部君只是担心主公作息不正常还不吃饭身体会吃不消。”

审神者一直陪短刀玩到被大人们赶去睡觉给他们盖好被子,整理好白天弄乱的用具才回到房间。

“大和守君,你晚上先去劝主公这几天早些休息,过几天就到那个日子了,我们可以想想给她一个惊喜。”

“人生没有惊吓可不行。”

“笨蛋安定,你也太宠着主公了。”

“笨蛋清光我才没有很宠主公。”虽然这么说但安定还是点点头,“果然以后还是要准备夜宵啊。”

“……”

……

“超可爱!我也想听他们唱歌啊。”审神者趴在安定等身抱枕上看着音乐剧,偶尔会小声的嘿嘿嘿傻笑。
“主公竟然每天在看这些啊。”

审神者身体突然一僵,手一转立马把手机藏到了枕头底下,有点心虚地转头:“安定啊…你怎么在我房间…”

“主公一直在夸他们可爱,难道我和清光不可爱吗?”

“超级可爱好吗!”

“哦?”

安定挑了下眉,伸手撑在审神者头边,靠上审神者的耳朵:“那主公白天多看看我们,晚上早点睡觉就好了啊。”

啊呀…果然声音好可爱啊!这个是审神者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不不不,等会,这可是真正的安定啊。

“还是说,主公想晚上看我们。”

“不…”

“啊,果然主人还是更喜欢他们啊。”安定撇了撇嘴。

“怎么会呢!我们家安定这么可爱!”审神者条件反射一拍地板,身体就坐起来了,然后她觉得她好像无意中干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她…亲到了…安定的唇。

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脸,眼前付丧神蓝色的眼睛里也满是惊讶。

手指碰了下唇,安定笑道:“主公竟然这么主动啊。”

“为了主公早点睡我可能最近要住在主公这里了,看您房间现在这样的状况我只能明天来铺被子了,今晚只好勉强和主公挤一下了。”

安定伸手抓住审神者塞进被子里,少女看了看被子看了看没动静的安定:“安定不是说和我一起睡吗?在外面会冷的。”过了好一会安定还是没有反应,干脆和中午一样掀开被子直接抱住安定躺下,嘟囔了一句,“我只是觉得感冒了不好啊,没别的意思啊。”

“是是。”

“诶…安定还没好吗?”

在审神者第不知道多少次半夜醒过来条件反射拿起本子后,付丧神们叹气的放弃纠正审神者作息的想法,到了傍晚安定会去叫醒主公。

可是今天,她都自然醒了,准备去吃饭的时候歌仙他们和她说今天买食材晚了还没做好饭,她只能坐在回廊里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樱花树发呆一边等着。

直到太阳完全下山了,“砰”的一声从身后的房间传出来,突然一瞬间本丸就断电了。

审神者懵了一会站起来冲进房间:“怎么了?你们没事吧?”然后被礼花炸了一脸。

“主公就任一周年啦!恭喜你!!”
“就任一周年,今后也多加努力吧。”
“主,主公,就任一周年,恭喜你。”
“您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了,现在,想着什么…?”
“恭喜就任一周年!让我们来给你庆祝吧!”

少女捂紧了嘴,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丝亮光:“你们…”

审神者有多努力他们是知道的,这一年里一旦有带回来他们同伴的机会她就会直到很晚都在指挥出阵,他们是付丧神不会感觉到困,可是毕竟主公是人类,直到他们能把新人带回来她才会松一口挥挥手去休息。

他们记得她有说过一句话,我不能给你们什么,但是我想最多一年,让你们能全部聚在这里,不用因为谁等谁太久而感到难过。

“主公,还有一个没说话的呢。”

“诶…”审神者看向角落的安定,“安定…”

“恭喜就任一周年,已经习惯这里了吗?”安定不自觉的撇开了视线,“那,您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安定你是第一次告白吗!我喜不喜欢你你不知道吗!”差点没忍住的眼泪被安定有些害羞的模样憋了回去,审神者就笑着骂过去。

“当然愿意啊。”因为我也超喜欢你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