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i_凌姬_

MAMO病♡佐藤流司♡冲田组是我的宝物♡刀男LL全职阴阳师♡沉迷刀音刀舞//微博@大和守先生家的加州凌姬- //感谢关注,想和你一起见证我的成长。

【想成为温柔的人。】

【刀剑乱舞】月下姬 part 4


难得的自然醒,望了眼窗外蒙蒙的小雨。

啊呀,又到这个季节了啊。

“主公,醒了吗?”

“我醒了哦。”

“打扰了。”清光轻轻推开门又关好,“今天是那个日子。”

“我知道。”月下姬不自觉又瞥向窗外,“又到了这个日子。”

清光自然的拿起梳子,并不是梳成日常的马尾样子,月下姬的长发被梳高盘好,别上黑色的花。

“早饭我有端进来,主公换好衣服吃的话温度会刚好。那我先回避一下。”

“呐,清光。”

付丧神不解的回头,却立马转过去了。少女温柔的笑着对他说:“这么多年辛苦了。”

“才,才不辛苦,你快换衣服吧,我先走了哦。”清光“唰”地打开纸门,逃样的跑了。

那一整天,清光都不在状态,时不时笑一下,有小短刀躲在远处问其他付丧神他怎么了。

大概是有种女儿长大的感觉吧。歌仙笑道。

刚来这的时候,本丸确实该有的都有,可是清光完全没自己做过饭,月下姬也从来没进过厨房,两个人对着面前的东西一脸茫然。最后还是清光咬咬牙把月下姬放在厨房门外自己挽起袖子冲进去,至于那东西什么味,清光可不想回味。

后来紧接着来的伙伴也都是短刀,直到堀川歌仙来了,本丸的伙食才走向正轨。


……

现世仿佛没受到梅雨季节的影响,太阳照在身上意外的舒服。

“今天我还在和我家那位说你可能要来,这次也是你代替母亲来吗?你和你母亲真像呢。”

“是啊,母亲身体还是没有好啊…”月下姬接过花摇了摇头。

“那次真是吓到我了,咳成那个样子,真是可惜了,那么年轻就染上恶疾。”花店老板不自觉叹了口气,“一个人很辛苦吧。”

这老板确实也是好人,月下姬从很多年前就在这里买花,每年都有把自己伪装的再成熟一点,中途也有假装自己病的很重,第二年自己又以女儿的身份过来买花。那时候她还带她去墓地,说一个孩子路上被人骗走了怎么办。

她也一年比一年老了。月下姬看在眼里。

“婆婆,我现在过得很好,也有很多家人了,他们每天都很活泼很闹腾,家里热热闹闹的超级开心呢。”

“婆婆,你也要好好的,听说人类是会有来生的,也许我们还能见面哦。”

“婆婆,谢谢你。”月下姬喃喃着。

月下姬直起身刚踏出一步又收回转过身:“好久不见。”

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帮她推着轮椅。

“终于碰到你了,真是神奇呢,这么多年你竟然还这么年轻。”

“我啊,都这么老了。”老人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皱起的皮肤。

“当年对不起了,我太莽撞了,毕竟那时候母亲过世……。”

月下姬很安静的看着她说话,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你有事要求我?”

一瞬间老人表情就不自然了:“听说你是审神者?”
“是。”

“那你可不可以帮帮我的女儿?!我就,就她一个女儿,她突然说要去当一年审神者,一年后会有好多好多钱,我当时也是昏了头竟然让她去了,现在都一年半了,连点消息都没有。”老人激动的差点咬到舌头,“我就她一个女儿,我也和母亲一样老来得女,我不能失去她啊……”

月下姬摇摇头:“我救不了她,她接手的是暗堕本丸,一年没能走出来的都死了,或者都已经没有人样了。”

“不…不可能,你们都骗我!!!”

推着轮椅的男人表情有些不耐烦。“就这样吧,未婚妻都死了,解除婚约吧。”男人说着放开轮椅就走了。

“不!!你回来!!我女儿还没死你回来!!”
老人整个人呆愣愣的。

真是可怜啊,月下姬走过去扶着轮椅:“我送你回去吧。”

“我女儿真的回不来了吗?”

“嗯。”

“那我能去陪她吗?我老伴也早就死了,女儿也没了,不如去陪她。”

月下姬抬头看了眼刺眼的太阳:“我帮你去问下吧,可以的话过些日子我来接你,那里可没有这么好看的太阳。”

评论

热度(8)